心情故事

您的位置:天谕 >> 玩家天地 >> 心情故事

天谕玩家短文:百兽异闻录 知音难寻五-七

2017-11-05 作者:佚名 来源:网络

  【五】

  当浑身浴血的庚出现在龙徊面前的时候,着实也将龙徊吓了一大跳,当然,也将龙浩彻底吓住了。龙浩也对庚表示十分的佩服,如此之难的剑冢禁地,他居然也能够一个人创了过去,这样的毅力和意志确实让他佩服。龙徊上前接住庚,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有着洁癖的问题,任凭鲜血沾染在他的衣服之上。火速的抱起庚往灵珑谷跑。龙浩跟在后面也是担忧得不得了,要是自己看中的这个弟子出了点什么大问题,那他不得心疼死。

  灵珑谷救回了奄奄一息的庚,当然龙浩也免不了来自龙徊的一阵揍。“呐我说你干嘛非得要他去那剑冢!随意找个地方检测一下不就好了吗!”

  龙浩直呼冤枉“不去最难的地方怎么能够坚持出一个人的实力跟意志!”

  庚醒来的时候,正好撞见的场景便是龙徊与龙浩两人不顾风度的扭打在一起,两人都分别挂彩,都有着不轻的伤痕。庚想开口阻止,可是龙徊却先一步停下了拳头,看着龙浩“你知道你为什么打不过我吗?!”

  龙浩倒是突然被他的这样一问给愣住了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实力比我强,可是实力能当饭吃吗?”

  “帅,才是胜利的王道!”

  “滚啊你有这么自恋的吗!”龙浩一拳挥至龙徊的肩膀,两人相视一笑,也注意到榻上的庚也正在苏醒。似乎世间所有的纷争与战火都尽数远离,只留下此刻的记忆。像孩童一般的嬉笑打闹之间,也多了一丝的温暖。

  庚彻底的养好的身子之后,也跟着龙浩回到了光刃门派准备开始进行之间的光刃之路的修行。龙徊不甘寂寞,也抱着一堆小人书跟着庚前去。

  ......

  冬去春来,夏始秋终,昼夜交替不知多少个时日。

  日子......真的过了很久啊,久到,连龙徊都不记得到底在这里呆了多少时日。只是看着庚剑意不断的增长,看着那些小人书被他翻来翻去翻了很多很多回。

  庚出师那天,庚怎么也找不到龙徊的身影。寻了几座山峰,终于在他日常练习剑法的地方看到了龙徊。谁知龙徊居然毫无气质,四仰八叉盖着一本书就在树下睡着了。他仔细看了看,才发现,那张笑起来如同半树桃花盛开的脸,睡颜不仅多了几分惊艳,更让他有些惊异的是,那张脸,从与他相识开始,都始终没有改变过一丝痕迹。

  龙族的寿命......肯定比人类的要长好多好多吧。而他的人生不过也就几十年的光阴,对于有着漫长寿命的龙族来说,不过只是短短的一瞬吧?

  他突然又想起曾经那首《白驹》,尽管没有琴音,他也轻轻的哼唱着。

  “皎皎白驹,食我场苗。絷之维之,以永今朝。所谓伊人,于焉逍遥?皎皎白驹,食我场藿。絷之维之,以永今夕。所谓伊人,于焉嘉客?......”

  人生,不过几十年光阴......

  不知龙徊是否听到了歌声。庚回首,突然看见睡梦中的龙徊落下泪来。

  【六】

  “我想,学成剑法之后的你,大概也是准备要去终结这乱世了吧?”

  龙徊看着面前装束一新的庚,不由得笑道。庚点头,却看见龙徊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柄大剑跟双刀,递给了庚。

  “我答应过的,要亲自给你打造适合你的武器。现在武器送与你,你来取个名字吧。”

  “名字?那就浮光掠影跟风雷云动如何?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龙徊,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。”

  “你尽管问就是了。”

  “你可否愿意,与我共同终结这乱世?”

  掷地有声,隐隐可见庚身上的王者风范。庚伸出手等待着龙徊的回答。龙徊看着他,突然伸出手握住了庚。

  有件事龙徊没有告诉庚,庚也不知道。

  灵界龙族的王位,乱世争王,这两个选择龙徊都没有去选。从当初听到了庚的琴音开始,他的选择,便只有一项。那就是庚。

  ......

  后世有人记载,庚与祖龙龙徊共同终结了乱世,并建立了云垂皇室,建都于星际,此后号称帝都。乱世已定,天下安宁。称为云垂盛世。

  .......

  龙徊看着庚穿上那一身华丽衣衫,竟然陌生得有些认不得了。那是足以震慑四海的王者之气,即使在最阴暗的角落里,也可以绽放出最绚丽的光辉。庚倒是有些窘迫,这身衣衫无论怎样看都是龙徊穿着比较适合,可是怎么就由他穿上了呢。龙徊倒是颇为不仗义,在登基大典开始之前就早早跑回了自己的小屋去待着。留下庚一个人应付接下来的大场面。

  庚叹了口气,努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束,深吸一口气,朝门外走去。

  推开门,刺目的阳光使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。他适应了一下阳光,看向湛蓝的天空。

  这是他与龙徊一起建立的和平盛世,此后,终再无阴暗与血迹。

  云垂之上的每一处,都只留下正义与和平!

  他曾经的心愿......终于达成了啊。

  【七】

  谁也想不到,一向平静的龙渊,也突然发生了变故。就像是谁也想不到,龙徊,也终于会有魔化的一天。

  那日龙渊突然暴动,引得天也为之变色,地也随之撼动。连身处帝都的庚也可以感知到有那么一丝的不对劲。龙徊亲自前往,却发现居然是自己的亲弟弟龙绯引发这场暴乱。

  “你什么都拥有,可是你全部都舍去了。可曾想过,什么都没有的我!”龙绯近乎歇斯底里的话语,终于将龙徊拉进了残酷的现实。他看着自己的弟弟龙绯为了夺取王权力量而堕入魔道,连神智都几乎不清,他杀尽了龙族里所有反对他的同胞,甚至连最幼小的龙族都未曾放过。引发了沉睡多年的龙渊暴动。龙绯身上魔气环绕,连一丝光明的影子都看不到了。他厌恶光明,厌恶那个拥有一切却随意抛弃掉的哥哥龙徊。无人可以阻止他的愤怒。

  两龙开战,光明与黑暗交织。山河震动,群兽悲鸣。

  龙徊却是不愿意还手,任凭着那一寸寸黑暗将他吞噬,似乎在意识还清醒的时刻,有人正竭力的呼喊着他。

  再一次睁眼意识回复的时候,滚烫的鲜血布满了他的视线。那不是他的血迹,他看见,一柄大剑正狠狠的刺入了龙绯的头颅。他看见了龙绯临死时绝望而悲伤的眼睛,那双眼睛里,还有着化不尽的仇恨。龙徊突然大哭出声,连自己身上的伤口都不曾在意,甚至没注意到,那些荒流之力,正沿着他的伤口进入他的身体里。

  满身鲜血的庚站在一旁不知所措,他冲过去,摇晃着龙徊的肩膀,却被龙徊一把推开。

  龙徊的声音沙哑而无力“他是我的弟弟。是我,唯一的亲人了。”

  “可是他要杀你!!他是要杀你啊!!”

  “我欠他的,他杀了我也没有关系。”

  “再怎样,他也是我亲人。”龙徊摇摇晃晃站起来,跌跌撞撞走了过去,伸手去合上了龙绯的双眼。然后抱住了那巨大的龙躯,他似乎想哭,可是此刻,他再也没有眼泪了。意识越来越模糊,就好像坠入了最阴暗的深渊里,他提醒着自己不能睡过去,可是终于还是抵不住那阵倦意,龙徊全身无力,直直的便倒了下去。

  “龙徊!!!”

 

>>>点击免费领取天谕礼包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