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载小说

您的位置:天谕 >> 玩家天地 >> 连载小说

天谕同人短篇 京都月下无人泪之羽篇

2017-06-01 作者:佚名 来源:网络

  序

  我就要被羽烈被埋葬在这片残酷月光下了。

  真好······

  一一冉

  起

  那一天,我在往羽团的情报交接点处,遇到了,不,应该是说捡到了他。

  他,一身神国时期的,有些破烂的翼族武士装,背着玄色的长枪,昏倒在情报点的门口。

  据云哥哥推测,他应该是那些,由于不知名的原因,没有跟随羽皇来到羽衣京,而流浪在夏大陆的同胞们的后嗣吧。他那健壮的体格,和过时的装束就是证明。

  我想把他带入情报点进行治疗,可遭到了云哥哥的反对。

  “救他可以,但也不能带入情报点去啊。万一,他是效忠于羽皇的怎么办?聚神观察他的长枪,仿佛有猛虎欲撕裂灵魂之感。这样的人,太危险了!”

  “云,你有没有认真听过鹰先生的讲授啊!?说是说,他们是没能及时更上羽皇来到羽衣京。其实啊,是因为他们不愿放弃故土,而被羽皇放弃了。像他们这种人,怎么会效忠那个,放弃了神国和他们的羽皇!更何况,我们往羽团的支团中,多得是这样的人。要我说啊,他就是来投奔我们往羽团的。”

  “雪儿,别生气,会长皱纹的~”

  云哥哥嬉皮笑脸。

  “即然这样,我就大方慈悲的救救他吧!”

  云哥哥正气凛然

  “云哥哥,说要救他的人是我,负责救他的人也是我吧······”

  “咳咳!看他的体格之精壮,一定能成为我们往羽团助力的!况且,能驾驭如此神兵之人,绝对不会是平庸之辈。”

  哎呀,云哥哥掉转身去了,看不到他的表情~

  仔细看看,这人还真帅啊!

  这就是,我,往羽团公主冉,与他,往羽团公主第三护卫羽烈的相遇。

  因为这次的相遇,下一瞬间,就是新的时代。

  承

  ······羽烈是卧底!?

  鹰爷爷,别开这种玩笑!

  什么,您叫我放弃往羽团,叛逃到圣堂那边去!?

  不是的,鹰爷爷,我是自愿的。回到神国,也是我的梦想!

  不久前,我们潜伏在羽皇身边的同志,传来消息:在羽皇宫殿的某个不允许涉足的角落,他看到了一群圣堂武士的练兵!更重要的是,他们好像要在今日薄暮时分,将往羽团的各分团逐一击破,而这将会使我们孤立无援!

  “不但无心光复神国,如今更是向人族低头!”

  据鹰爷爷分析,羽皇可能是,向云垂帝国发出援助请求了。

  不过,也幸好我们提前得知了情报,因而大部分支团,都完好无损的躲开了突袭。而我们总团也开始了迁移。

  但,万万没想到,我们迁移的路线竟和羽皇军·圣堂军的返还路线重合了。我们拼死反抗,终于逃出了生天,成功撤离到羽衣京的人造河谷中!可是,可是,云哥哥和雪姐姐他们······羽烈也同样身受重伤。

  爷爷决定,将云哥哥他们的尸体埋于此地,前往约定之地与诸支团会师。

  “那羽烈呢?羽烈受了重伤,不可能赶路的。”

  然后,鹰爷爷说出了我至死也不愿知道的真相。

  转

  他们竟然把羽烈就这样扔在河谷!

  说什么,他的出现,和圣堂军隐匿的偏殿封锁时间一致!

  说什么,要不是他自愿做我的盾牌,那就连让他自生自灭的不可能!

  我不相信。那个为我挡下刀剑箭枪的人,怎么可能是卧底!!!!!!!!

  所以,我偷跑回去了。至于什么逃到圣堂,我······

  谁要和他私奔!!!!!!!!!!!!

  况且,我是不会自己离开往羽团的,也不会被他带走。因为,这个名叫天羽神国的追忆和名叫往羽团的世界······早已将我紧紧地绑住了。

  他伤得好重,也许我累死了,也未必能救活他。可是,我怎么能放着他不管!

  月落又起,终于他活过来了。我稍微休息一下,飞去整理容颜。刚落地,就发现他已苏醒过来。

  “羽烈!你觉得怎样?还好吗?”

  “先不说这个,战况如何?”

  “你都伤成这样子了,还管什么战斗!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!?”

  看!他都伤成这样了,还想着大家的安危。可他们竟怀疑他是卧底!

  想到这,我不由想哭。

  “云哥哥和雪姐姐死了,本来,本来······”

  泪,终于落下了。羽烈抬手,为我轻轻拭去泪珠。

  “没事的,我没什么事!鹰爷爷和大家都没什么事,他们去整合支团,准备来一次大逆袭!还有哦,爷爷说我们也有人在隐藏羽皇那边。所以大部分支团提前获得情报,躲开了突袭。而我们受到的是那些无功而返的羽皇军偶然的攻击。”

  羽烈的脸色好像忽然变了一变,是我的错觉吗?

  突然万籁俱寂,他低头沉思。

  他起身,打破沉寂。深情地凝望我。是深情,一定是!

  脸好烫,有红吗?会不会影响他对我的印象呢?

  “那个······”

  “我只是想多看你几眼。”

  什么!什么!他是要像圣堂守护帝国一样,至死守护我吗?

  “不要说这样的话!之后的战斗你一定会没事的!”

  哎?······就像圣堂一样?

  合

  我一步,一步,踏上指挥高台。鹰爷爷跟随在我身后。

  明明台下有万人注视,而我却毫无尴尬感。

  我终于明白了。我肩负的责任究竟有多大,往羽团的大家究竟有多么怀念神国。

  为什么,羽皇一直没有对我们出手。

  为什么,他会放下羽皇的尊严,向帝国请援。

  因为,往羽团很强。我看到的是,万军来朝。

  眺望对面的圣堂军,微霜的月光照耀着他们同样冰冷的长枪与铠甲,不愧是帝国的铁血守护者。只是,圣堂军指挥台上空无一人,仿佛在等待什么。但,不管前方会是什么,我都丝毫不觉畏惧。因为大家给了我勇气。

  我推开了鹰爷爷递过来的文稿,我有自己想说的话!

  “为了在真正的羽之国度生存!为了在真正的羽之国度入眠!请各位,借力量给我这个不成气候的小女孩!”

  “为了在神国生存!为了在神国入眠!为了公主殿下!为了已故的亲王殿下!”

  大家,选择了跟随我。如此,我就更加不能够害怕!

  这时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我和羽烈的肩,平了。

  一直站在台下的羽烈动了。不是走上来,与我并肩而平。

  而是在我不愿相信的目光中,走那我势必要摧毁的高台。呐喊。

  “铁甲依然在!”

  羽烈,选择了以敌将的身份,与我平肩而立。

  他长枪所指之处,并非我敌人所在之地。

  那玄色的重长枪,往昔是为了守护我而存在的虎牙枪,现在,那只猛虎欲要撕裂我的灵魂······

  余一

  ······我不相信。

  “为什么!?为什么要背叛我们!?”

  我用这一辈子所能发出的最大声音喊叫着。

  “你在说什么啊?我本来就是一名圣堂武士。”

  换来的,却只是,如此冰冷的话语,淡淡的落下。

  战争,还是开始了。

  大家,一个接着一个死去。鹰爷爷死了,往羽团的叔叔阿姨们,也死了。

  只剩下我,还站在这个高台,孤零零一个。

  不行,不能再这样下去。我向羽烈冲了过去。我需要解释,或者解脱。

  猛虎终于将我的灵魂,撕裂,吞下。

  这样,我就和虎牙枪融为一体了。能永远跟着羽烈身边了。

  我还是没办法负担起这样的重任呢。对不起了,大家。

  终焉

  月光,真的好沉重。

  今生,最后一次睁眼,凛冽的月光,落在我脸上。

  我看到了羽烈的悲伤,真好,他是真的爱我的。

  或许,我想要的,只是这个吧······

  明明是被漆黑包裹着

  明明可以什么都不用看到

  却连伤痕都被映在出来

  我们,都害怕,月光。

  我已经哭不出了,而像羽烈这样的英雄,是不会哭的。

  京都月下,无人泪。

 

>>>点击免费领取天谕礼包<<<